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新闻资讯 >> 交流学习

叶巴滩水电站项目外业测绘工作记

发布时间:2016-07-14  文章来源:王幸琨  浏览量:[]

2014年8月1日,公司测量室负责叶巴滩水电站项目测绘工作组一行4人从泸州出发,目的地为四川省甘孜州白玉县,西藏自治区江达县和贡觉县,此行主要为做好叶巴滩水电站的勘测定界工作。

顶着炎炎夏日,测绘组一行驱车进入康定。随着海拔的增高,车窗外,高原风光美不胜收,蓝天、白云、森林、草原、雪山、小溪,大家都拿起手机,沿途拍照,有说有笑,一行都是年轻人,似乎都不觉得有高原反应,都当成是一次高原旅游。下午4点,过了甘孜县,开始翻卓达拉山时,马林第一个出现高原反应,头痛,心慌,胸闷,嘴唇发紫,吃了抗高原反应的药仍不见好转,大家都担心起来,车里也没有了先前的说笑。卓达拉山垭口海拔4800多米,车到垭口,寒风凛冽,完全跟昨天在泸州是两重天,这时大家才认识到高原与内地的区别,不禁开始对这次的工作担心起来。

8月3号,达到白玉县城,白玉县城海拔3029米,整个县城其实就只有2条300米不到的街,没有网吧,没有酒吧,没有KTV,没有我们这些80后平时所习惯的生活、娱乐。在高原上,晚上睡觉是个大问题,刚刚上来,晚上没有电,没有网,没有热水洗澡,很早就躺在床上,由于缺氧,很难入睡。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大概两三天,经过一个星期的适应,才初步体验了高原条件,8月11号我们开始分散到各个县城开始工作。

8月12号一早,我们从县城出发前往第一站,白玉县建设镇日西村,出了县城大概10公路,开始翻一座不知名的雪山,海拔大概4000多米,由于8月是高原的雨季,一路都是雨雪交替的天气,这里所谓的通村公路就是一条仅仅能单车通行的黄泥巴路,下雨的原因,路面极滑,道路崎岖,一边是陡崖,一边是绝壁,我们3个4.0的霸道艰难行进,车子甩尾很严重,车上4个人都表情严肃,紧抓安全带,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如果车子滑下去,安全带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抓住安全带只是为了擦擦手心的汗,幸好驾驶员的手艺极好。挂倒档,拉手刹,加油门,车子才能缓慢的向前开,第一次看到车子还能这样开。在离日西村还有2公路的地方,公路塌方断头了,大家下来步行进村。平时在内地不觉得仪器重,上了高原背在背上走两步才觉得脚重,呼吸困难,2公里的山路我们走了将近3个小时。晚上住在村长家,村长相当热情,拿出了自制的酥油茶,糌粑,牦牛肉,虽然很饿,但是这些东西真的拿出来的时候,才发现电视里一切关于酥油茶,糌粑的描述都是骗人的,腥臭的酥油茶,满口钻的糌粑,真的是难以下咽,在我们的要求下,村长帮我们烧了些土豆,整个工作队的人就白开水下土豆吃了一顿。第2天一早,我们开始往金沙江边走,村子到江边有差不多600米的高差,坡度极陡,我们都帐篷,仪器都交给老乡帮们背了,就是打空手走都很痛苦,由于一直走下坡,虽然不累,但是脚尖,膝盖很痛,走几步就要停下来休息。我们这些在平原地区长大的80后,从来没有走过这种山路,几小时走下来才发现大脚趾早已磨烂,因为鞋子全是湿的,脚很冷,竟不觉得痛。晚上睡觉是自带的帐篷,买的时候看介绍觉得还不错,到了实地用起来才发现不是广告说的那回事,首先就是冷,里面配的什么防潮垫,保暖被似乎都不是为高原上的野外工作设计的,赶老乡的各种毛皮差远了,这一夜基本就没有入睡,第二天起来才发现可能是昨天下山的时候帐篷被树枝划破了,半床被子都是湿的,想想这个点不知道还要好久才能结束,心都凉了。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我们开始往前走,进行调查工作,沿途都是原始森林,没有路,几个老乡在前面边砍边走,我们上气不接下气的跟在后面,很多地方都是悬崖,需要手脚并用才能艰难通过,稍有不慎,就可能掉进金沙江。整个路线大约80公里,我们的速度每天只能步行3公里左右,由于后勤没有办法保障,开始几天还吃点自己带的火腿肠,方便面,矿泉水,到后来自己带的东西吃完了,开始全程吃土豆,几天下来,看到土豆就头痛,饿得没办法了,还是只有跟老乡一起吃糌粑,这时感觉好像没有第一天吃那么难吃了。喝水也是一个大问题,由于是雨季,金沙江的水相当混浊,可以说是半水半泥巴,没有过滤器,没有明矾,开始还坚持不喝,后来管他三七二十一,渴心慌了捏着鼻子照样喝了,现在想来,那种情况真的不敢想象。这样边走边调查持续了30多天,时间久了,整个调查队都弥漫着一种绝望的情绪,手机一直没信号,吃喝问题没解决,唯一的娱乐就是每天晚上大家都围着一个便携式发电机反复看手机上不晓得看过多少次了的照片,电影。9月27号,晚上大家都陆续回到营地,准备睡觉时发现成勘院还有一个人没有回来,业主代表这下慌了神,马上发动老乡往回去找,我们白天沿途都过来的地方不时都能看到被狼、豹子、熊等吃剩了的动物残骸,一个人在这种环境下过夜,危险可想而知,找了整整一夜也没有消息,大家的心情都落到了冰点,牢骚的,叫骂的,赌咒发誓不来了的,各种各样的都有,看着走了还不到一半的路,都担心起来,这个时候老实说更多的不是担心走掉了的人的安全,而是担心下一个走掉的会不会是自己。终于第三天,人找到了,原本是一个160多斤的胖子,整个瘦了一圈,短短2天2夜,头发竟白了不少,后来打听才知道,因为连续走了10多个小时的山路,他实在是走不动了,就跟大部队越拉越远,加上晚上看不到路,不熟悉地形,在森林里走迷路了,一个人没有食物,没有水,没有火,也不敢再走下去,就自己找了一个老乡废弃的牛棚住了两天,直到老乡去找到他,一回到营地,就摊睡在那里,醒来第一句话就是让老乡送他回去,到了县城第2天就回成都了。整个工作队的第一个“逃兵”就这样出现了。

2个月后,路程过半,老乡告诉我们前面的沿江道路稍好,可以骑马了。听到这句话,工作队里马上议论起来,都以为困难就要结束了,居然有了久违的笑声。第2天,老乡从山上的村子里面牵来30多匹马,工作队里面的年轻人,很多都没有骑过马,一个个都跃跃欲试,等上了马背,才发现骑马并不像电影里那么随心潇洒,很多马都没有马鞍,没有马嚼子,没有马镫,坐在上面,平衡很难掌握。没有马鞍就像车子没有坐垫,屁股在马背上硬磨,加上马上山要发热出汗,一天骑下来,裤裆都不知道被马汗侵湿又捂干了多少次,两三天过后,大部分队员的尾椎,大腿都磨掉了皮,自己的血,马汗把肉和裤子粘在了一起,白天骑在马上麻木了,晚上睡觉脱裤子的时候扯得生疼。没有马嚼子就没有方向马儿就按照自己选的路线随便走,或是跳小坎,或是钻树林,这种情况下很多人都马背上反复跌落,手上,脸上都是被树枝划破的伤口,带眼镜的同志就等恼火,行进中不时都能听到“我的眼镜(帽子)掉了,后面的兄弟帮拣一下”的喊声。我有一次为了躲一颗横长在路上的大树,骑在马上,身体一斜,顿时失去平衡,从马背上滑落,头朝地脚朝天,走的是一条只有一尺宽的路,陡坎下面就是汹涌的金沙江,半截人都悬空了,幸好左脚踝还勾在马镫里面,马儿也争气,前腿离地奋力往前一拉,把我从崖下拉了上来。坐在地上,一阵冷汗冒过,才感觉刚才被马一拉,左半边身体似乎要被拉断了一样疼,坐了半小时,又上马继续往前,天黑前必须要走到下一个营地才有吃的。骑马调查,白天还好,最危险的是晚上,我们有几次晚上8点多才结束调查,开始骑马上山上的村子走越往下游,村子到江边的高差越大,差不多有800多米,骑马要4个小时,上山的路崎岖难行,羊肠小道在森林里穿梭,人骑在马上,走在林子里,伸手不见五指,很多树横长在路上,因为看不见路,人坐起来怕被树挡下马背,只有趴在马脖子上,抓住马的鬃毛,脸贴马脖子,让马自己走,管他前面是陡崖还是深沟,完全把自己的性命交给马了。一路上心情复杂,想着家里的亲人,想着现在的环境,想着前面还要走的路,大多数人口头不说,心里都想放弃了,居然都羡慕起先前那个走迷路的兄弟,现在都在成都休息了。连续几天晚上骑马上山,一路上没人说话,各自都心思沉重,不知道自己还没坚持多久,沿途只能听到呼呼的风声,清脆的马铃声和马的心跳声,在这样的煎熬中,消耗着每个队员本就严重不足的体能,9月27号晚上,又有一个小兄弟迷路了,那晚上山的路很危险,中途要过几次悬崖,因为看不见路,他不敢再骑马,就下马牵着马走,晚上在森林里面,找不到方向,越走越远,手机也没有信号,老乡们又折返回去,点着火把,希望他能看到火把的亮光走回来。他的走失,对大家本来已经几近崩溃的心理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经过3个月的努力,付出了2人迷路走失退出队伍的代价,我们终于完成了整个淹没区的外业调查工作,回到县城,回到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现代,回想这3个月的种种经历,作为一个80后的测绘工作者,在测绘技术日益提高,工作强度逐步降低的今天,能有这样一段几近残酷的测绘工作体验,我想无论是对我个人的业务水平,工作态度,还是对我们这个团队的工作作风,集体凝聚力来说,都是一次难得的历练,通过这个项目,我体验到了老一辈测绘工作者野外工作的艰辛,看到了我们这个团队的优良传统,也更加珍惜我们现在拥有的生活工作条件,在以后的时间里必定会更加努力认真的提高自己的专业业务水平,提高自身的素质,让自己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同步,以满足工作的需要。




亚洲色天堂,色色哒,男人的天堂aⅴ在线,欧美性爱av男人的天堂,好屌色视频在线看